PYRO百大
Single Blog Post

中国电音专访 – 来自英国的音乐传教士

by spencertarring

Posted on 四月 24, 2019 at 07:41 上午

Passenger

passenger 6Passenger初怀着一个信念来到中国,就是提高高质量地下音乐在中国的流行度,Passenger成长在音乐氛围里,两个哥哥都是九十年代伦敦的DJ音乐人,专注于当时流行house和rave衍生的各种流派,贯穿他年轻时代的音乐元素主要有acid house,鼓乐还有贝斯,凌乱的节奏还有嘻哈,如今的Passenger更加趋向成熟,善于灵活运用各种流派混合转换将音乐融入人群,Passenger 有将近十年的打碟经验,是老式伦敦流派&Ibiza’s house & Techno三种流派的代表 . Passenger 创始了长沙英式地下音乐团体(Electric underground),为欧美各种音乐流派的音乐人提供演出活动平台,在长沙各大商业club甚为罕见。Passenger对音乐宣传非常投入,当他还在伦敦的时候就开始参与组织各类音乐活动。为了成立一个专注于DJ和舞池的 俱乐部,他为Electric Underground 融合了英式的活动策划和市场定位。 Passenger的音乐领域让他成为在长沙数一数二的DJ,曾经多次和著名的DJ一起在中国出名的俱乐部出演,也多次出现在重要的音乐活动中。最近在qq新闻,红网,优酷中也能看到关于Passenger的视频或新闻报道;长沙当地外国人主办杂志WNIC登月刊封面,在喜马拉雅FM播出了他的“我的十首舞曲”,播出面对全国听众。

专访

你能够简单的和我们介绍一下你的音乐背景吗?

我从很小的时候便开始接触音乐,90年代的伦敦是电子音乐的盛行时期。英国的电子音乐景象开始从美国的浩室和铁克诺音乐当中演变出来。英国的电子音乐演变出自己的样子。英国的制作人开始创造出新的子音乐流派,英国的推广人开始组织大型规模初期的非法活动,这些活动呈现出由年轻反叛和独立个人主义驱使的反文化。我那时太小而不能够直接参与其中,但是我的两个长兄经历了这些。他们听过的音乐都被传给我。很多我最初的音乐记忆都来自于收听车里的音乐和从他们那里借来的磁带,CD(黑胶碟片受到限制由于我尝试用用他们来刷碟)我不断的从我哥哥那里借,毁坏并偷取他的收藏直到我能够自己支付这些。我在伦敦一家不知名的夜店当中度过了18岁生日,从19岁开始推广活动并在20岁的时候成为我们家当中排名第一的卧室DJ。

你最早如何在中国开始你的DJ事业

passenger 4在我来到长沙之前,我听说这里是一个充满夜场俱乐部的地方。在我的心中便描绘出了一个电子舞曲的乌托邦,不同的聚乐部有着不同流派的音乐,每周有不同艺人的巡演,参加派对的人群整夜的跳舞。然而这并不是和我想象的那样。我在中国的事业始于我创办的活动平台,Electric Underground (EU), 这也是最早别人给我喝威士忌加绿茶的时候;长沙需要不同的派对景象。我一直以来对EU的目标是,创造一个英国那样的派对文化和体验。音乐应该成为重点,跳舞来表达,解放自己。抛开拘谨的自己,在舞池当中社交。我的伙伴Chirs和我在2012年通过一个朋友认识,我们迅速达成一致创造一个我们真正认同的跳舞文化场景,而不用在主流俱乐部当中打碟或者派对。我们一起旅行了一段时间并最终启动了Eletric Underground。 什么是EU?你能够和我们简单的介绍一下吗?

我们的活动海报中将我们概括自己为:英国人创办的独立地下音乐派对。我们第一次的活动在一个仅能容纳70人的场地里却最终来了150个人。不久之前我们第一次在46Livehouse中举行了活动,有超过700人到场。我们最大的活动有超过1000人。这不仅仅是为了满足那些渴望舞动的人们,而是将整个电子音乐文化在尽可能多的人群当中传播。通过邀请其他现场表演形式的音乐人与我们共同演奏,带来他们的粉丝的同时,向他们呈现我们的音乐。我们推广DJ的现场,将Live现场演出的消息保密直到演出前几日公开。人们通过他们熟知的音乐来到这里,并接触到新的东西。我们的粉丝不断增长。在组织这种混合形式音乐活动14个月19天之后,我们重新开始仅有DJ的演出活动。我们有很强大和稳定的人群参加这种每两周举行的国内和国际艺人巡演活动,但是这仅仅是我们的活动,派对,我们缺少一个合适的场地。主场俱乐部开始于2015年10月,我们开始进一步的构建长沙的电子音乐文化。
你能够简单介绍一下你现在经营的聚乐部、 驻场聚乐部吗?

主场是一个基于早期欧洲和北美洲浩室和铁克诺音乐聚乐部文化,价值和理念的电子音乐场地,所有的体验都在地下室当中。我们代表着一种反对聚乐部商业化的文化。商业化牺牲了文化而达到利益的最大化。我们着重于拥有高文化价值的元素,不论是音乐,酒单,还是聚乐部内部的设计。比如说,我们有很大的舞池,而不是将这些空间塞满酒桌。音乐和酒单推广的是多样型而不是一成不见。内部设计很简约,而不是精心设计的VIP错觉。我们要推广的是选择性,可承受性,平等和艺术的自由与多样。我们绝不是第一个拥有这些价值的,我们得到了其他来自中国的优秀地下电子音乐人的鼓舞和支持!

你对于长沙的电子音乐现状怎么看?你认为你们能够为长沙的创造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吗?

passenger 5 现在长沙的音乐市场有很大的潜力,并且人们在这两年间开始意识到这些,两年前我们是城市当中唯一很认真在做活动推广的人,现在至少有超过6-7个活动推广人在城市当中做着活动推广,不论是在酒吧还是咖啡厅当中!这一幕一天天的在壮大,非常不错的是我们也参与其中。现在主场作为一个主办这样活动的专门场地,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够将这座城市变为电子音乐的主要所在地。然而我们还有很多的推广工作要去做,需要吸引很多的人来我们温暖,舒适的快乐地下室当中。 你在2016年的计划是怎么样的?能够从音乐和个人生活当中简单介绍吗?

2016年我的主要的目标是关注度。我希望我们的城市能够更加多的意识到多元的聚乐部文化,要让我们的听众能够更多的意识到来自中国的DJ和制作人。我们要让中国意识到长沙所能够提供的。Electric Underground将每两周邀请来自中国各地的DJ驻场,这个品牌同时将每隔几个月在46LiveHouse举行混合形式的演出。主场将会在这一年的开业当中不断的进步发展从而创造更好的派对环境!于我个人而言,在表演方面,我将会继续让长沙跳动,同时去到中国不同城市演出。在制作方面我有一个作品将准备在音乐节季完成。我也将会继续每个月在PYRO分享我最喜欢的10首单曲的混音带系列。

  Listen to Passenger Jamie’s music on PYRO!

标签:, , , ,
In: 产业

About the Author

spencertarring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中国电音专访 – 来自英国的音乐传教士”

ADE 2018| Amsterdam Dance Event

Posted on 4月 24 2019 at 8:39 上午

每年,ADE都在不断扩大。20 [...]

Read More

‘Like I Do’ Remix Contest

Posted on 4月 24 2019 at 8:38 上午

If you’ve been [...]

Read More

Can You Hear What They Hear?

Posted on 4月 24 2019 at 8:38 上午

Prelude It's no [...]

Read More